《红楼梦》最经典的12首诗词,读了懂了才能理解人生
木棉美文  发布日期:2021-06-22 15:14:35  浏览次数:0
  

《红楼梦》,中国古代章回体长篇小说,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一,一般认为是清代作家曹雪芹所著。小说以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兴衰为背景,以富贵公子贾宝玉为视角,以贾宝玉与林黛玉、薛宝钗的爱情婚姻悲剧为主线,描绘了一批举止见识出于须眉之上的闺阁佳人的人生百态,展现了真正的人性美和悲剧美,可以说是一部从各个角度展现女性美以及中国古代社会世态百相的史诗性著作。

一部《红楼梦》,半部沧桑史。

木心说:《红楼梦》中的诗,如水草。取出水,即不好。放在水中,好看。

《红楼梦》中的诗词,是美的,韵味美,感情美,更为重要的是,这诗词是对应着各色人物与各种场合的。

世事如梦,百转千回。

《红楼梦》最经典的12首诗词,读懂了才知道是人生。

《满纸荒唐言》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这首是《红楼梦》的缘起诗,道尽了世间苦涩的法则。

真正的痛苦,是无法言说的,有时候只能用一种看似荒诞的形式表现出来。

看起来满篇荒唐,却字字沁血,辛酸难诉。

都说我沉迷儿女私情,谁又能理解我的真正心意呢?

看似寻常的东西,却很难有人理解,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经历的多了,你自然就懂了。

《好了歌》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娇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甄士隐早年富足,经历了生活动荡后,晚年凄苦落魄。

一日,他听一位破足道人《好了歌》,他大笑一声,大彻大悟,和道人一起,飘飘而去。

喜了又悲,富了转贫,半生喜乐,半世苍凉。

世人忙忙碌碌一辈子,到了老了,却才发现,争来争去,有些东西根本没有必要。

人生本不苦,苦的是贪欲过多。

不强求,不攀比,远离欲望的陷阱,知足常乐。

《终身误》
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贾宝玉神游大虚境时警幻仙女邀请他聆听《红楼梦十二支曲》。

这是十二支曲子的第一首,以宝玉的口吻,倾诉与宝钗感情始终不能融洽,对黛则怀着深深的思念和眷恋。

真情,是这世上最珍贵的东西。

如果错误的时间,遇上错误的人,并不想爱的两人,即使结婚,也不会幸福。

纵然举案齐眉,心中杂念丛生。

到头来不过是错误一场,终身遗憾。

《枉凝眉》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经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

《枉凝眉》专门咏叹宝玉和黛玉的(也有说是写宝钗和黛玉的)。

在87版《红楼梦》中,经过王立平的填曲,陈力的倾情演唱,让这首曲家喻户晓,无人不知。

两人的爱情理想因变故而破灭,林黛玉泪尽而逝,宝玉遁入空门。

有时命运就这样爱捉弄人,追悔、痛苦、叹息、遗憾,全都无用。

一声呼唤、一声叹气、一声心酸。

有些事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结局。

惜取眼前人,莫道空悲切。

《聪明累》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家富人宁,终有个家亡人散各奔腾。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呀!一场欢喜忽悲辛。叹人世,终难定。

这首曲子是写王熙凤的。

王熙凤一世聪明,一生权谋,到头来聪明反被聪明误,贾府一败涂地,自己也落了个凄惨下场。

黄庭坚有诗云:“多少长安名利客,机关用尽不如君。”

多少人,就像王熙凤那样,生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然而天道轮回,苍天饶谁?

自己种下的因,牙关咬碎,也得咽下这悲戚的果。

《收尾·飞鸟各投林》
为官的,家业凋零;富贵的,金银散尽;有恩的,死里逃生;无情的,分明报应。欠命的,命已还;欠泪的,泪已尽。冤冤相报实非轻,分离聚合皆前定。欲知命短问前生,老来富贵也真侥幸。看破的,遁入空门;痴迷的,枉送了性命。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这是《红楼梦十二支曲》最后一首。

曲终人散,家败人亡,各奔东西,正所谓树倒瑚狲散,飞鸟各投林。

有时人们追求一生,虚荣一生,所得到的不过是虚无缥缈的东西。

就像这辉煌一时的贾府,眼看他高楼起,眼看他楼塌了。

人,赤裸裸而来,赤裸裸而去,富贵荣华,不过是过眼云烟。

认真过好每个朝朝暮暮,做自己喜欢的事,努力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便不枉此生了。

《葬花吟》林黛玉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手把花锄出绣帘,忍踏落花来复去,柳丝榆夹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已倾。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艳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杀葬花人。独把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怪侬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不闻。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愿侬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天尽头,何处有香丘?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这是《红楼梦》中,林黛玉最著名的一首诗。

里面许多句子,流传甚广,令人赞叹。

她如一朵馨香娇嫩的花朵,静静开放,默默诉说,在狂风骤雨中被折磨得枝枯叶败,又悄悄消逝。

其实《葬花吟》不仅仅是黛玉一个人的诗谶,同时也是大观园群芳共同的诗谶。

《庄子·人间世》说:“知其无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德之至也。”

留痕岁月墨不尽,花落花开总关情。

《咏白海棠》薛宝钗

珍重芳姿昼掩门,自携手瓮灌苔盆。

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欲偿白帝宜清洁,不语婷婷日又昏。

众姐妹在秋爽斋结社作诗,第一次诗题为《咏白海棠》,因此,诗社得名“海棠诗社”。

宝钗的这首诗稳重典雅,李纨评为第一,就是因为“这诗有身份”。

句句都寄寓着她对自己的丰美容貌、冰心雪魄的自珍、自恃。

极写了她作为豪门千金端庄矜持的仪态。

《咏白海棠》

林黛玉

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

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月窟仙人缝缟袂,秋闺怨女拭啼痕。娇羞默默同谁诉?倦倚西风夜已昏。

与宝钗淡而不露的沉稳不同,黛玉的诗生动活泼,风流别致。

在她眼里,白海棠绝没有世俗的污浊,却有梨蕊的高洁、梅花的傲骨。

众人看了,无一不叹:“果然比别人又是一样心肠”。

沈从文说:

你的心是什么样的,你看到的世界就是什么样的。

白海棠亭亭而立,并无二样,观它之人不同,诗中形象亦不同。

你眼睛所看到的地方,直通你灵魂深处,映射出你潜意识里的观念和思想。

你看到的世界,由你内心而来。

《咏菊》
林黛玉无赖诗魔昏晓侵,绕篱欹石自沉音。毫端蕴秀临霜写,口齿噙香对月吟。满纸自怜题素怨,片言谁解诉秋心?一从陶令评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

《问菊》

林黛玉

欲讯秋情众莫知,喃喃负手扣东篱。

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圃露庭霜何寂寞,鸿归蛩病可相思?休言举世无谈者,解语何妨话片时。

史湘云邀社作诗,与薛宝钗一起拟定十二首关于菊花的诗题,众姐妹择之作诗。

《咏菊》第一,《问菊》第二,《菊梦》第三,潇湘妃子魁夺菊花诗。

陶渊明独爱菊花,千百年来菊花的不畏风霜、孤标自傲的高尚品格,一直为人们所仰慕、传颂。

林黛玉是《红楼梦》中最富有才情的女子,她迎风洒泪,风华绝代,提笔赋诗,无人能及。

菊花孤清高傲,正合了她的性子。

与其在名利场上沉浮,不如追求内心的平静和安宁。

世界上最难得是,莫过于守住本心。

《如梦令》
史湘云

岂是绣绒残吐?卷起半帘香雾。

纤手自拈来,空使鹃啼燕妒。且住,且住!莫放春光别去!

后期贾府飘摇,林黛玉重建桃花社,史湘云见暮春柳絮飞舞,偶成小令。

黛玉的词伤感,宝钗的词别致,而湘云的词,遗憾中带着豁达,正如她的性格。

她旷达乐观,什么都看得开,有她在的地方,处处充满欢声笑语。

她大口喝酒,喝醉了便躺在青石板上睡大觉,说“是真名士自风流”。

史湘云也父母双亡,却乐观的像个小太阳,感染着周围的人。

境随心转,喜怒哀乐完全取决于自己的内心。

心态好了,烦恼就少了,事事皆欢喜,日日是好日。

《临江仙·柳絮》
薛宝钗白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蜂围蝶阵乱纷纷。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

薛宝钗的这首柳絮词,姐妹无一不赞叹。

薛宝钗说:

“柳絮原是一件轻薄无根无绊的东西,然依我的主意,偏要把他说好了,才不落套。”

轻盈如柳絮,亦有平步青云的志向。

圆滑如宝钗,也有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风骨。

有离即有合,有散必有聚。

风飏柳絮、悠然起舞,即使身处低估,也要向往远方。

人生一红楼,红楼一人生。

正如宝玉在东府神游幻境,所见的那句对联: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世事人情,都是做人的历练,是一生的功课。

以前不懂的事,如今回头看,终于懂了。

红楼不见,梦依旧在,斯人已逝,幽思长存。

万千悲喜,终归一梦。

 

木棉美人:告诉你一个真正的大家闺秀
等你,在烟雨江南的墨色里
【木棉道】新年开工,许自己一季如画春色
木棉东方:旗袍,女人最惊艳的梦
[木棉道·青年节]最美好的时光,最幸福的年华